manbetx举步维艰的辽足将自己逼上绝路
网站首页 足球新闻 足球视频 NBA新闻 NBA视频
首页 >  NBA新闻
 
举步维艰的辽足将自己逼上绝路
(发布日期:2017-10-30 12:53 人气: 185)
manbetx

  2017年10月21日,济南秋风渐起的夜色中,21岁的杨帅不停地用左手抹去脸上的泪水。

  几分钟之前,他刚完成了职业生涯第4场首发并打满全场的中超联赛,受益于中国足协U-23新政和主教练的更迭,他在近两个月成为了辽宁开新的主力中卫。然而,这一场他首次在客场打满90分钟的赛事——1比3负于山东鲁能,却成为了辽宁足球历史上又一个坠落的节点:28轮,4胜,净胜球负38,积分18分,排名垫底,这一天,辽宁队提前两轮降入了2018赛季的中甲联赛。

  “我相信辽宁一定会回来的,这次降级不会让大家等太久,我们绝对会回来的……”杨帅的话掷地有声,就像每个人年轻时都曾许下的无数目标与愿望,夹杂着现实的骨干和理想的丰满。10月21日的鲁能大球场,当山东鲁能将士和球迷开始欢庆胜利时,远远的看台之上,一面由辽宁球迷远征军打出的横幅依然分外显眼:“当你一无所有,我将是你最后一件行李”。

  比赛终场哨响的那一刻,目睹过1995、经历过2008降级的肇俊哲,并没有过多的情绪表达,这位在本赛季末段才接手球队的代理主帅,可谓辽宁足球从“辽小虎”到降级衰败的全程见证者。肇俊哲说:“希望大家都不要放弃,我会陪着你们一起渡过困难,争取在下个赛季就打回来。”

  从俱乐部副总经理、中方教练组长到救火教练,他在退役的第一年就经历了百转千回。没有人喜欢保级,肇俊哲也一样。

  去年此时,他在谈到退役时说道:“我一直跟着球队这样起起伏伏,为了生存而战,但这种不停为了活下去而重复的生活,让我感到疲惫。这种疲惫不是身体上的,而是心灵和精神上的。”从1998年到2016年,年少成名的肇俊哲先后拒绝各种邀约,达成了一生一队的里程碑,依仗于辽宁足球辉煌的历史,他一度对未来充满期待。然而在过去几年,肇俊哲的信念却“被现实碰撞得几乎粉碎”,特别是2012年放弃亚冠附加赛资格后,辽宁足球在金元中超的处境已经愈发艰难。

  肇俊哲曾这样告诉《足球报》:“我一直都对自己说,辽足一定会好起来的,我为这个信念而坚守和奋斗,但19年过去了,我没有守侯到自己想要的,我觉得自己不能再这样一味等下去了,所以,我决定正式退役。”2017年1月22日,摘下队长袖标的肇俊哲,被老东家辽宁宏运聘为俱乐部副总经理,主抓青训工作。他说,他希望让那些走上足球之路的孩子留在辽宁本地,,帮助俱乐部更好地发展,“我们就是辽足青训体系培养出来的人,我们不做这个事情,谁来做这个事情。”

  然而,仅仅9个月过去,一度消失于公众视野的肇俊哲就回到了中超的指挥区,在俱乐部本赛季两度换帅后,他被看做是球队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遗憾的是,失血严重的辽宁足球,终究不是他一个人可以左右——没钱、没人、没青训,降级几乎是必然,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

  众所周知,辽宁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一直是中国足球、乃至整个中国竞技体育的人才重镇,无论大连队抑或辽宁队,都曾在全运会、中国顶级联赛和亚洲赛场取得过辉煌成绩。即便中国足球命运多舛,今不如昔,但辽宁省现在的足球人才还是遍布全国。据统计,本赛季中超共有94名辽宁球员,刚刚完成七连冠的广州恒大,其阵中的辽宁球员更是达到了两位数,整个联赛里只有上海上港阵中没有辽宁球员。然而,无论如何,联赛的经济格局摆在那里,辽宁足球已经无法保住人才,更无力在职业联赛层面有所作为。

  过去7年时间,广州恒大的异军突起把中国足球推进了金元时代,球员身价曾位居前列的辽宁队,随着时间推移只能在夹缝中求生存——2011年的联赛第3名只是金元泡沫开启前的意外插曲,况且他们当时还拥有于汉超、张鹭、杨善平和杨旭这样的明星球员,此后,球员身价常年倒数,也注定了他们连年保级的命运。在此期间,他们还与天津泰达在2014年陷入假球风波,在彼时新浪体育发出的一份调查中,有多达八成的网民认为,辽宁与天津进行的一场联赛和一场杯赛存在“各取所需”的默契球嫌疑。此事最后不了了之,但辽宁足球的混乱可见一斑。最近几年,当其它球队纷纷找到民企金主或政府帮助时,辽宁俱乐部的生存方式,却显得伤筋动骨。

  受制于繁杂的股权结构和体制束缚,辽宁队在经济上捉襟见肘,迫使他们必须不断出售球员,以此换回更宽松的经济空间。今年2月,辽宁宏运得到了车来车往集团的冠名,更名为“辽宁沈阳开新队”,然而,8800万元的胸前广告只是看上去很美,在这个中超各队预算动辄达到3-5亿的时代,一切成本都已急剧膨胀。

  事实上,即便长年依靠“卖血为生”,这家俱乐部还是接二连三地陷入拖欠薪水的传闻:不久前,两名澳大利亚外援(克鲁泽、霍兰德)就借此离开球队,有去无回。当时有澳大利亚媒体报道称,克鲁泽与霍兰德被球队拖欠了3个月的薪水,而澳大利亚职业球员联盟发出的官方消息,也间接肯定了这一说法:“俱乐部没有履行应当尽的义务,为此职业联盟已经向两位球员提供了帮助。”当一家职业俱乐部还在与欠薪挂钩时,他们在转会市场的“开门迎客”也就不足为奇了。

  从2012年至今,辽宁队先后放走了于汉超、杨旭、张鹭、丁海峰、丁捷、金泰延、杨善平和孙世林,累积转会收入超过三亿元。要知道,这还没有统计多个即插即用、却以自由身离开的外援前锋。青训停滞、金主无期、只能靠卖人维持俱乐部的运转,举步维艰的辽宁足球终究将自己逼上绝路。

在中国足球职业化二十多年之后、在这个金元时代,辽宁足球成为了殉道者。而这一切,更让往昔的无比辉煌,成为了最刺眼的存在。

在中国足球职业化二十多年之后、在这个金元时代,辽宁足球成为了殉道者。而这一切,更让往昔的无比辉煌,成为了最刺眼的存在。

  当八次拿下联赛冠军的大连终于迎来顶级联赛球队时,曾经在专业体制时代创造过“十连冠”的辽宁足球,却未能成全东北德比的回归。众所周知,在中国足球开启职业化之前,辽宁队可谓国内最辉煌的存在。1984年前后,完成新老交替的辽宁队吸纳了唐尧东、马林、高升等多名二队球员,在五运会(第6名)和北区联赛(第3名)小试牛刀。经过这两项赛事的锤炼,得到东北制药总厂赞助的辽宁队走上了正轨,自此之后,由李应发挂帅的这支球队先后拿下足协杯(2个)、联赛(6个)、全运会(1个)和亚俱杯(1个)的冠军,在1984至1993年的十年之间连续折桂,完成了被称为“十连冠”的伟业。



返回首页
版权所有 Copyright (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