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nbet万博是合法的么豆瓣与虎扑:文青陷落,直男凶猛
网站首页 足球新闻 足球视频 NBA新闻 NBA视频
首页 >  NBA新闻
 
豆瓣与虎扑:文青陷落,直男凶猛
(发布日期:2017-07-14 12:42 人气: 189)
manbet万博是合法的么

几个月前,豆瓣首页的公告栏突然热闹起来。

白先勇开始在豆瓣上说《红楼》,北岛谈诗歌,朴树与沈星尬聊他奄奄一息的生命······

记得豆瓣上一次有这般“文艺复兴”的景象,还要回溯到五六年前。在那段称为豆瓣最好的时光里,活跃着木卫二、张佳玮、老罗、和菜头等一众大V,萌发出留几手、邵夷贝等一批新人的名字。

那时候,豆瓣兴盛,春风十里都是豆友,在令人不可思议的2012年,豆瓣月度覆盖独立用户数超过1亿,日均PV1.6亿。而如今,尽管自制内容如火如荼,可几个月下来,,豆瓣日活跃人数却仍在往下降,起身离开的年轻人,一点都不理会豆瓣正在做什么。

7月8日晚,豆瓣线上举行了一场#朴树如是谈#的活动,只有6066人参与,主办方在宣传预热的文案中,引用了《生如夏花》里的歌词:

我从远方赶来,恰巧你们也在

我是这耀眼的瞬间

是划过天边的刹那火焰

我为你来看我不顾一切

从远方赶来的朴树,这位文青眼中的精神偶像,似乎也挽救不了人气散逸的豆瓣——因为多数豆友恰巧都已经不在了。

而几乎与此同时,中国最大的体育资讯与社交平台“虎扑体育”却刚刚结束了一场名为“步行街女神终极一战”的选美活动。

在接近一个月的时间里,虎扑JR(家人)们每天乐此不疲地为自己心仪的女神投票拉票,他们手里的鼠标闪着光,似乎正挑选着自己心仪的女友。上百个黄色人种的女明星,有简介、有爆照,引发了这个拥有近5000万用户却多数为“直男”的社区本能的兴奋感。最终,老一代的香港女星邱淑贞成为最大黑马夺冠,她在总决赛战胜了虎扑呼声极高的高圆圆。

事实上,这已经是虎扑步行街自发组织的第二届选美了。新浪娱乐、深圳都市报都对其进行过报道。大众的眼光,与其说是对最终的评选结果好奇,不如说是对“直男审美”兴趣满满······

豆瓣与虎扑,互联网上两个骄傲的精神角落,却很少有人将它们联系在一起。

二者创立的时间非常接近,且都是互联网领域出了名的慢公司,如今各自因为在垂直社区领域的多年经营,被打上鲜明的标签。

它们分别圈层出趣味相投、话语独特、文化鲜明的年轻群体:一个是女文青聚集地,另一个成了直男的集中营。

女文青与直男,习性似乎天生冒犯,却又彼此有着磁力般的吸引。于是,一个上豆瓣小组,一个刷虎扑步行街。

然而,二者各安其分的和谐,却已经因为虎扑的热闹、豆瓣的冷清打破了。

“你不准在虎扑上说这件事,听到没?”一对情侣吵架后,女文青对沉迷虎扑的男友谆谆告诫道,而她转而点开豆瓣继续刷情感帖。

在很多女文青的固有印象中,那些素时不修边幅、三观很正、言辞甚简的直男们,总是会憋屈着自己的情绪,从不轻易袒露心迹。可现在,他们懂得把自己的心事晒到虎扑,外表平静不作一声,却在步行街嬉笑怒骂,像个心理戏泛滥的“饶舌妇”。

“步行街”是虎扑体育社区的一条主干道,这里日回帖量可以达到8万以至更多,一个“感冒药里有安眠药,高铁太晃”的帖子就可以引发80多万的浏览,讲的正是现女友和前男友劈腿的故事。可是,当女文青们点进豆瓣,走回她们自己的领地,竟不无失落地发现已经荒芜长草、人气凋零,几十万的豆瓣小组发帖几天都没人回复。

豆瓣小组糊了。

这是老一批文青所发出的感慨,也是仍然留连于此的豆友所正视的现实。在她们看来,虽然你有N个理由上豆瓣,但最能勾起回忆、最能寄托心情的地方,还是豆瓣小组。

“豆瓣本来就是去中心化的模式,原来有趣的小组很多。八组、逼组、哇靠组、咆哮组、震惊组、科学松鼠会、学术女小组、月亮组,太多了·······现在基本都落寞了,很多人去了知乎和自己的公众号,只有八组一天到晚为了满屏幕的我不认识的小鲜肉撕来撕去还算热闹。”一位曾经资深的豆友叹息道。

事实上,作为一个公众社交平台,豆瓣从来就不像外界所认为的那样文静与沉闷。多数豆友所寻找的除了电影、图书、独立音乐和走心日记,还有豆瓣小组里话题投机的同类。这些人被规整到豆瓣的各个兴趣小组,分析男女关系与人性浅见,畅谈穷游四海八荒,偶尔也有思想深刻的观点碰撞。

这里,既不像知乎那般,需要你穷经通奥、有理有据;也不像果壳,到处都是科普文和理化生名词。它更接近人真实的轻松,却又把持着某种莫名的文化优势,不像百度贴吧,充斥着幼龄化和低质的声音——在豆友看来,豆瓣小组的话题和笑点总是自有迷人之处。

当然,豆瓣小组的基础还是有赖兴趣的汇集。在各个小组之间自由地跳跃,就像大学夜间去隔壁宿舍串门,无论是组队打游戏、聊文学、谈旅行、讲鬼故事,每件事都能插上一脚,不至败兴、不求甚解,却能开心一个晚上。

而如今,豆瓣在移动端的布局失败了。打开APP store,一堆的APP,把豆友能够在同一个PC浏览器所实现的应用拆解得支离破碎,在电脑上认识的熟人,在APP上却再难遇见,用户关系的迁移太困难了,令人陌生,也令人生畏。

于是,KOL们率先离开,接着逃离的是普通用户。

让他们心灰意冷的,并非因为豆瓣再也生产不出好的自制内容,提供不了公允的电影评分,而只是因为豆友走到了手机端,而豆瓣却没跟过来。再加上各种内因外因所导致的豆瓣小组被封禁,以及一些小组持续偏执地走向私密组,成为豆瓣幽深飘渺的存在,像是完全与世隔绝了,一个八组账号在淘宝都被炒到120块。平台的友好度差了、容量小了,话题也变得渐渐无感。

因此,如果豆瓣想要把文青们拉回到曾经的光辉岁月,那么豆瓣自制内容只是一个开始,或者根本就不重要。重要的是,如何让豆瓣广播成为可以让豆友与文化大v长期互动的窗口,就像微博做的那样;而豆瓣小组,也应该重新改变它的形态和展示方式了。

豆瓣就像一只硕大无朋的酒缸,里面曾经爬满了无数的酒鬼,打着摇摇晃晃的灯,配上轻音乐,便是整个世界。而如今,你再放几颗酒糟下去,却再也酿不出醇厚的味道,使劲摇一摇还有回响,哐当哐当的声音令人生疼······

与豆瓣小组不同,虎扑的直男们,既生活在各个兴趣小组里,却更喜欢直接生活在步行街上。

在虎扑,流行着一句话,“步行街就像一盏灯,虽然很黄,但是很温暖。”

凭借体育资讯与评论的专业性,特别是对NBA内容的聚焦,多数直男最早被吸引到虎扑,还是因为体育爱好。但随之,他们却像发现新大陆一样,意外着迷于社区的魔力。



返回首页
版权所有 Copyright (c)